都市

农民医生第一百一十七章赔礼道歉

农民医生 第一百一十七章 赔礼道歉?

看着门口这一大帮子群情激奋,都一个个叫嚷着要去讨个说法的老大爷老大妈。读看看小说扬益心里像是冬日里的阳光一般温暖,擦了擦眼角溢出的马尿。微微抬了抬手,示意大家都安静下来。此刻的扬益感觉自己颇有当年某领导人在*讲话的做派。

大家眼光都从始至终的盯着扬益,自然也第一时间看见了扬益的手势,明白了他的意思。都不约而同的将表忠心的话给生生咽了下去。一时,黑压压一片人竟然听不到一丁点的声音,安静的有些出奇。

扬益见大家都听话的安静了下来,抿了抿干裂的嘴唇,就当是领导临讲话之前喝茶了,对着大家和善一笑。才朗声说道:“说实话,我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么自豪过。今天,我在这里看到了你们对我的态度,看到了你们对我的支持。我很高兴,真的。将一名医生当成这样,值了。”扬益目光在每个人的脸上都扫了一遍,顿了顿才接着说道:“我也就不废话了。现在,咱们开始治病救人!哦,还有一件事情要和大家说。”扬益停了一下,酝酿了一下措辞。“我其实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医科大学的学生。哦,不,现在应该说是那里的老师了。你们别问我怎么一下子从学生变成老师的,我也没搞明白,反正很难解释清楚的。所以。我以后可能不会经常的在这了,一般是没课的时候在的,等我弄到课程表的时候在这儿贴一份,你们自己看看。”扬益指着诊所的大玻璃门笑着说道。

几百号人目瞪口呆的望着扬益,心里都好奇他是怎么从一个学生变成老师的?可是扬益有言在先,大家也只好忍住不问。

日,还好老子有先见之明。要不然解释到天黑估计也解释不清楚。扬益看着一双双好奇的眼神,悄悄的抹了把冷汗。补充道“要是谁有病的很重的话,你们可以告诉他让他直接打我的!”扬益又把自己的慢慢的念了一遍,有些好笑的看着这帮人像是听话的学生一样掏出急忙将存上。笑着摇了摇头,才准备开始行医。

“扬医生,不好啦,封诊所的那个人又来了。”人群后边的一个小伙子一边扯开嗓子给扬益通风报信,一边用自己的身子堵住了曾元一行人三人的路。

扬益微微一愣,目光深邃的盯着急匆匆赶来的三个人。嘴角泛起一丝古怪的笑意。然后自顾自的走进了诊所。

其他人一听是那个人,也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可是却没有一个人退缩。都自发的将曾元几人给围了起来。大有只要扬益一句话,就开始围殴的架势。

曾元今天本来心情还是不错的,可是自打接了姐夫的一个莫名其妙的就彻底蔫了。刚接通就被一顿臭骂,然后只说了一句有用的信息,‘你他妈给老子捅大篓子!’后又被带着往他刚带人查封的诊所赶来。曾元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惹到惹不起的人了。心里一直琢磨着那个小小的医生到底是什么来头,一抬头就看见起码被百来号人给围住,曾元脸上一脸的恐慌。大声喊道:“你们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们,你们可别乱来。殴打国家干部是会坐牢的。”

旁边一个微胖的中年人狠狠的一巴掌拍在曾元的脑袋上。低声骂了句傻货。然后又恢复了一脸的贱笑,对着一帮虎视眈眈的老大爷老大娘道:“各位大叔,大婶,你们别误会,我们今天来是对查封诊所一事赔礼道歉来的。”

众人一听不是来挑事的,都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和当官的对着干,这可是头一遭,要说不害怕那真是太假了。一听这个当官的还算好说话,众人心里都乐了。原来这些官也是人生肉长的,并不是吃肉不吐骨头的魔鬼啊。

那人赔笑了半天,也没见到那个所谓的医生。踢了一下身边还一脸沮丧的小舅子。低声道:“这么多人。到底谁是那个医生?”

“我刚看见他进了诊所。”曾元眼神有些阴翳的遥遥望着诊所方向。因为这次的事情,自己的铁饭碗估计都保不住了。对于这个医生,他可是恨到了骨子里了。

那人对着周围一帮人露出一副自认为和善的笑容。低声道:“麻烦让让好吗?我们这次来是要向那个???那个扬医生道歉的。”

其他人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自觉的让开一条道。那人道了声谢,便急急往诊所走去。

扬益优哉游哉的喝着茶,眼神玩味的看着三人,心里却冷笑不已。要不是刘瑞琪的能量,他们恐怕就是另外一副嘴脸了。

微胖的那人轻声咳嗽了一声,打破了沉默的气氛。脸上带着公式化的笑荣,掐媚道:“这个???扬先生,关于诊所被封的事情我想应该是一场误会。希望扬先生不要放在心上。”说着还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身边的曾元。

曾元一脸不乐意的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放到扬益面前。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道:“扬医生,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这是一点小小的心意。希望扬医生可以不计前嫌。”

扬益瞄了一眼,后面起码有五个零。又是一个国家的蛀虫。扬益心里忍不住冷哼了一声,脸上带着一丝不屑。笑问道:“先生贵姓?”

“我姓许名振宏,只是一名为民服务的人民公仆罢了。”许振宏虽然说的谦虚,但是脸上却不自觉的露出些许的傲色。

扬益差点将嘴里的茶吐了,真是太恶心人了。看那肥头大耳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是人民公仆?人民的噩梦还差不多。扬益冷笑着追问道:“那能问一下许先生的工资是多少吗?”

许振宏微微一愣,脑子一下子没转过弯来。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月工资四千!”

“哦?”扬益故意露出一副好奇的样子,拿起桌上的支票,道:“这是五十万吗?这得许先生多少年的工资啊。你怎么舍得给我呢?”

“额?”许振宏脸色终于有了些许的变化,眼神里闪过一丝阴翳。强笑着说道:“我老婆做了点小生意,所以还是有几个闲钱的。”

“哦。”扬益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又低头喝茶,就好像刚才他什么话也没有说过一样。

许振宏什么时候受过这气,要不是这些年在官场上将棱角磨平了些。他早就拍桌子走人了。压下心中的怒气。不冷不热的说道:“扬医生,你看这件事是不是就这么着了?”

“啊?什么事这么着了?怎么着了?”扬益装傻充愣,一副我不明白你说什么的样子。

“就是封诊所的事。”曾元一脸怒气的说道。要不是姐夫说过这人不能惹,起码不能明着惹。他早就将扬益那张欠抽的脸给揍开花了。

“哦,这事啊,你也知道,我这几天没有病人上门,损失了好几百万呢。而且我老婆和孩子也迫不得已的住到了外面,一天的花销下来也要十几万。这样,你在支票的后边加一个零,咱们就揭过这事,怎么样?”扬益一副我吃定你的样子望着许振宏,轻轻的将支票又往他们跟前推了推。

“你这是漫天要价,想都不要想。”曾元这次是真的忍不住了。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他从小到大还没这么憋屈过。“姐夫,咱们走,我还真不信他只手通天。”

许振宏眼神阴晴不定,权衡了许久,才道:“扬医生,事情还是不要做绝了的好,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不是?再说你诊所的卫生条件,医疗条件合不合格,这个也没用具体的标准,都是对人对事的。”

“你威胁我?”扬益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字一顿的说道:“告诉你,我这人怕别人威胁我了,今天的这事儿谈崩了。门在那边。”扬益直接指着门,冷声说道。

许振宏也想有脾气的摔门而去,可是一想到今天老领导的口气,他不得不忍气吞声。继续说道:“扬医生,这诊所好像还处于查封期间?你怎么今天就开门行医了?”

“**,我回来拿东西不行啊?你那只眼睛看见我行医了?”扬益气死人不偿命的骂道。心里将这个许振宏给鄙视的一塌糊涂。也不知道这么猪脑子的一个人怎么混到现在的职位的?这不是丢国家的脸吗?

许振宏的眉头紧紧的皱到了一起。厌恶的望了扬益一眼,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既然扬医生这么说了,那好。”许振宏咬了咬牙,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又重填了一张支票递给扬益。“这是五百万,希望扬医生不再追究这事。”

“姐夫???”曾元一脸肉疼,那可是五百万啊。够自己逍遥活一个月了。就这么白白的便宜了这个王八蛋,他开一辈子诊所也挣不到这么多。

曾元的后半句话还没说出来就被许振宏凌厉的眼神给瞪了回去。自己也心疼,可是一想到只要在这个位置上就能捞多的五百万,许振宏心里也就舒服了许多。

扬益倒是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副局长都这么有钱。心里后悔有些要少了。可是还是含笑借过了支票。笑道:“许先生果然爽,这事咱就当没发生过。”

“那好,扬医生,我们就不打搅你治病救人了。”许振宏笑眯眯的说道。

“嗯,那我就不留你了。”扬益依旧笑嘻嘻的抿着杯子里没剩多少的茶水,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

“嗯”许振宏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又拿出一张纸递到扬益面前。道:“你的诊所据我们调查,各项指标都合格。所以从现在起解封了。”

“谢谢。”扬益欠了欠身,从许振宏手里接过。从始至终屁股就没离开过椅子。

许振宏一直保持着狐狸般的笑容,看起来真像是揭过了这件事。可是曾元却是一脸怒气。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狠狠的瞪了扬益一眼。

玉林湿毒清胶囊作用
承德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
小儿肠痉挛腹痛饮食注意什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