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我的爪牙是悟空 第一百八十三章 白眼狼?

我的爪牙是悟空 第一百八十三章 白眼狼?

看到擂台上狭长双目男子的举动,风神学院校长风玄子一张脸拉了下来:“白玉良这小子天赋之高世间罕见,可唯独爱好女色这一点……哎!竟然为了一名女子,当众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风玄子心中颇为不满。

今年的四强争霸赛关系到风神学院的连胜状况,赢了就有资格晋级大陆三级学院,为了这一点,他不惜动用关系从遥远的天华帝国二级武道学院惊鸿门中,挖来了武道天才白玉良。

白玉良此子年仅十八岁,就已经完成了武道高级班的所有课程,修为已经达到了大师巅峰的境地,更强大的是,他掌握有一门极其诡异的精神奥妙,即使修为高出他许多之人,不经意间也要中招。

有他在,赢得今年的四大学院争霸赛,风玄子有十二分信心,即使对手是那个曾经将自己打伤的帝师首徒,苏易。

风玄子冰冷的眸子闪烁:“老八这个家伙,竟然说死神内部不能互斗。只把天舞的战舰弄沉了,却说什么不敢暗杀苏易。幸好我还安排了白玉良这步棋,否则今天的比赛,危矣。”

他继续安坐看台,别人不明白秦小玉为何去而复返,他却是知道肯定是被白玉良迷惑了。为了挖来白玉良参加比赛,他足足付出一万道元晶的天价,正好借此机会,看看这小子能力有多强,是否真值这个价。

秦小玉双眼迷蒙,一步一挪的走向擂台中央的白玉良,近了,更近了。

女孩站定后,竟然抬起一双玉手,开始抚弄自己衣襟上纽扣,一粒一粒旋开,不一会儿,外面罩着的素袍已咧开一个口子,露出里面粉红色的亵衣。

那白玉良一双色眼眯起,突然高声大喝,让即使在远处的观众也能听到:“美女,你打不赢哥哥,又不愿认输,这是要色釉吗?”

他嘴上说着这话,暗地里一双色眼里瞳孔已然消失,如同混沌一般缓缓旋转,他的精神里直接投射在秦小玉的脑海,命令她自解衣裙,献上身体。

他想要沾女孩便宜,反而要把这污名栽赃到对方头上,让大家都以为秦小玉是打不过他,自愿使出美人计这等肮脏手段。

台下的妹妹秦小茹直接哭了出来:“姐姐,你这是干嘛?输了就输了,怎么能在男人面前脱衣服呢?”

她们的师父杜月娥更是气得浑身颤抖:“小玉,你给我下来!输了就输了,别给瑶光学院丢人!”

一旁的牛天却幸灾乐祸起来:“老子对你杜月娥真是甘拜下风,这就是你瑶光的绝学?打不过就扒衣服?呀呀,老子都想上去比了?要不咱俩也过一手?”

杜月娥气得浑身颤抖却无可奈何,她的心在滴血,秦小玉平时知书达理,性情乖巧,虽有上进之心,但哪里会如此不择手段,即使赌上自身清白,也要去赢得比赛,这一点都不像她!

她恨不得给对面的牛天一巴掌,扇烂他的牛脸,可是她知道,现在不是时机,必须得先阻止秦小玉。

杜月娥腾地从台上站起,一个纵步就要腾空去阻止这场比赛继续进行。按照规定,比赛期间除非打死打残,或一方认输,否则不能终止。

此刻她出手便是违反规定,整个瑶光学院的成绩会被撤销,所有的选手都会被取缔资格,但此事她必须做。

就在此刻,一脸邪意的白玉良忽然双手抱头,俊脸上的肌肉一阵扭曲,痛苦得难以自持。

一个清明的声音如跗骨之蛆在他脑海里不断炸响:“竖子尔敢?放开那个女孩!”

声音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如天雷炸响,十万铜锣于耳内齐鸣,震得他头晕目眩。

很显然这是有同样擅长精神系奥妙的强者,看破了他的伎俩,远程发音破坏他的计划。

白玉良受到干扰,他的精神奥妙被强行终止。

“啊!”秦小玉忽然一声尖叫,眼神恢复清明。

对面的男子实在太恐怖了,刚刚竟然让她产生了无穷幻觉,似乎在梦中找到一个可以依赖一生的情郎,二人正要进行鱼水之欢,幸好一道恍若神雷的声音,劈开梦境,将她击醒。

救她的那个声音,亲切而富有磁性,被救醒后依然回荡在耳边,听起来似乎是一个英俊的青年所发。

秦小玉两颊微红,捂起胸口,急忙跳下台去,这里太危险,她一刻也不想多呆。

她跳下台去就被妹妹紧紧抱住,之后师傅杜月娥也赶到,她连忙向师傅哭诉整个事情的经过。

“竖子!”

听罢前因后果,杜月娥一双粉拳绷紧,恨不得上台砸死那个白玉良。

可是徒儿虽然受了欺负,但精神系奥妙的攻击无形无质,如果不是同样深谙此道的人,根本无法发现,她是相信小玉的人品,但却没有证据。

刚刚的事情,从表象来看,确实是小玉一心求胜,要以美人计诱惑对手,现在有理说不清,只能忍气吞声。

三个女子美目冒火,盯着台上的白玉良,仿佛要一口把他吃了。

救下秦小玉后,苏易的脸色也微微发白,从刚刚的碰撞来看,白玉良的精神力恐怕也有八级左右,这种程度对于常人来说,已经不敢想象。

苏易毕竟是隔着看台,跨越数十丈的距离远程攻击对方,能让对手头痛欲裂已经是不错的结果。

瑶光和风神的比赛又继续进行下去,白玉良心知赛场上有一个擅长精神系的高手在,也不敢再放肆,回到看台下,只呆呆坐定,面色铁青。

就在这时,远远的,一张布满玄奥花纹的风之毯,载着天舞众人终于抵达赛场。

毯子上是赵小琴、陈青宝、凌战、颜玉洗等天舞高层。那艘上古战舟坠毁后,幸好还有赵小琴这个风系奥妙导师存在,否则,连苏易的比赛也看不成了。

他们到的时候,风神和瑶光的比赛刚刚进行了第一轮,正要开始第二轮。

而在天舞与清云的赛场上,早已空空如也。按理说,现在的时间正是比赛如火如荼的时候,而且苏易是一打十,要连续车轮战十场,怎么可能这么快打完呢?

“苏易这小子去哪了?”众人疑惑地寻找。

最终还是陈青宝眼尖,发现了蹲坐看台一角,一边吃零食,一边凝神观看风神和瑶光比赛的苏易。

“他竟然在这里看着比赛吃零食?”颜玉洗眼睛瞪得滚圆。

“果然还是来晚了,没有让天舞成功参赛吗?”凌战的老眼更浑浊了。

在他们看来,这也怨不得苏易,天舞号半路坠毁实在浪费了太多时间,即使以赵小琴的风之毯急速前进,他们这群人也足足晚到了两刻钟。

估计苏易到达时,比赛很可能已经开始,又因为天舞只到了他一个,可能连参赛资格都没有。

“罢了罢了。”凌战的一颗老心脏也渐渐放了下来,他无力地挥挥手:“既来之则安之,玉洗去买些花生米,天舞参赛不成,咱们安心看别人表演好了……”

说这话时,老校长心中的酸楚,每个人都能感受到。

颜玉洗听了吩咐,转身去买花生米,只感觉眼角不自觉流出了泪水。

其他众人也无精打采地向苏易那位置挪去。

这小子参赛不成,却会选位子坐,那里朝向赛场的正中,视野开阔而清晰。

关键是他一边看,还一边翘着二郎腿,嘴里嚼着零食吧唧吧唧响,似乎已经将天舞不能参赛的倒霉事,抛在脑后。

“好一个白眼狼!”愤怒的火雨、地藏已经来到苏易身后,准备给他一记爆栗。

怎样才能治长期便秘
雅安妇科医院地址
小孩子健脾开胃的食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