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

长生证道 第七百二十九章 入境

长生证道 第七百二十九章 入境

瑶池秘境。

凌霄在踏入那道秘境之门过后,眼前便闪现出一派耀眼的强光,紧跟着脑中一阵天旋地转。

待到他恢复清醒之际,却发现此时的自己正处于一个郁郁葱葱的山谷之中,到处都是奇花异草,香气袭人。一只松鼠手捧一枚松果站在不远处的一块大石之上,正好奇地打量着他。

“呵呵,运气不错,没被传送到穷山恶水之地……”凌霄目光一闪之下,嘴角不禁噙起一丝会心的笑意。

他看了一眼那只呆呆看着自己的松鼠,冲其吹了一声欢快的口哨:“小家伙

,你……”

便在这时,松鼠蓦地浑身毛发一炸,手里松果一丢,跟着嗖的一声射入了石下的花丛之中。

“有人!”

凌霄的心中刚刚警铃大作,只听嗡的一声,松鼠刚才所在的大石头之后,一道凌厉的剑罡爆发而起。

“嗡!”

下一刻,一道身影从石后暴掠而出,身剑合一,化为一道璀璨剑芒,有如撕裂长空的闪电一般对着凌霄径刺而去。

“嘿,偷袭!”

凌霄一声冷笑,面无表情地望着眼前身化凌厉剑光、暴掠而来的身影,突然右手一挥。

轰!

随着他手掌的探出,凌霄身前的空间顿时暴涌出一大团紫金色的灵气,跟着在空中一凝,化作一支紫色的大手,狠狠地向着那道剑光劈去。

砰!

看似无坚不摧的剑光,在那个紫色大手的一击之下,竟然是瞬间崩溃!紧接着,一道异常狼狈的身影,一边发出咔嚓咔嚓的断裂声响,一边以一种远胜刚才的速度倒射而回。

咚!

身影砸在地上,激起无数碎石凌空。

这刹那间,凌霄方才看清了这个跟自己对过一招的敌人,竟然是一个真人大小的石人傀儡。

呼呼呼……

凌霄得理不饶人,连续发出三记数丈粗大的风刃,直接将这个傀儡进行了肢解及粉碎。

哗啦啦!

几个呼吸的时间,地面便多出来一堆碎石。

“咦,这是什么?”凌霄的目光突然注意到,碎石之中竟然有着一道蓝色的晶芒闪现。

他冲着那里招了招手,一颗两指大小的蓝色晶体便离地而起,飞入了他的手中。

灵识一探,发现这竟然是一颗土属性灵气极其浓郁的晶核,不管是用于炼丹还是炼器,都是不可多得的材料,价值也非常可观。

“瑶池秘境真是名不虚传,看来在这里面各种灵修资源都是相当充沛啊……呵呵,这次又可以好好搜刮搜刮了。”

就在凌霄踌躇满志地盘算之时,突然他的灵识感应到,在他从瑶池阁那里领来的生机符上,蓦然多出来一颗像是绿豆芽一样的图案。

这颗绿芽看着异常唯美,而且全身都笼在一层彩色的光团之中,充满了生命的气息。

“难道这就是那两个使者说的生机符……一定是了!”凌霄一呆之下,心念一阵急转,马上就想到了一个最有可能的答案。

此时,在凌霄面前地上四散的碎石块中,飞起了一缕缕几乎淡若不见的绿色丝线,向着他身上的生机符冲去。

凌霄灵识一扫而过,发现这些绿色丝线根本查验不到分毫,反倒是用肉眼能够看见几分,莫非……这就是进来之前,那个青曜口口声声说的,气运指数?

这一过程灌注了将近半个小时,直到生机符上有着一道绿色的小横块亮了起来方才结束。

而生机符在吸收了这些绿色丝线之后,表面开始闪烁出一层淡淡的翠绿色光芒。

凌霄又观察一阵,发现并无什么不妥之后,这才对其彻底的不予理会起来。

正当他准备离去之际,忽然神色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当即腾云飞上百丈的高空,向着下方鸟瞰而去。

果然,在他的视线所及之处,再度发现前方数十丈开外,有着类似刚才那个石人发出的那种灵气波动,登时心中一喜。

“呵呵,就先拿你们当一当开胃菜吧。”凌霄微微一笑,化作一道惊虹向着前方射去。

原来,他刚才突然想到,一个石人傀儡虽然气运指数不高,但这个秘境之中肯定不可能只有一个。俗话说,蚊子再小也是肉,积少成多还是比较可观的。毕竟,这可是送上门来的菜,自然没有讲客气的必要,一一笑纳就是了,呵呵……

接下去的两个时辰之中,凌霄就像一头饥饿的蝗虫一样,将他附近百里距离内的石人傀儡,一口气杀得干干净净,片甲不留,令得那块生机符更加显得翠意盎然。

如此轻易地收获气运指数,令得凌霄颇有一种乐此不疲之感。他在左近反复搜索过两三遍,确认再无遗漏之后,这才意犹未尽地翩然离去。

很快,他在瑶池秘境之中的寻宝之旅,便正式拉开了序幕。

……

瑶池秘境的另外一处,一处乱石阵中。

嗖的一声,一道蓝光从天而降,宛如一颗流星似的砸在地上,激起一抔烟尘。

跟着,蓝光一敛,一位神色冷峻的蓝袍青年现出身形,正是凌霄在天机道的同门-霍庆元。不过,这一次一向与其形影不离的石爽,却不在身边,似乎是在传送过程当中分散了。

霍庆元的目光向着前方仔细扫射,似乎是在探察什么,但下一刻,他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好像发现了什么。

霍庆元走到前方的一块大石头之前,微微迟疑片刻,还是探头向着石头背后看去。

这一看,他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石后是一具张大了嘴、满脸都是恐怖之色的尸体,小腹不知被什么东西狠狠抓了一把,血肉模糊,肠穿肚烂,死相极其凄惨。

霍庆元瞟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突然脸色微微一变,马上认出了死者的来历:“此人竟是金刚门的弟子!金刚门的炼体术不说登峰造极,在极天大陆也算得上是声名赫赫,但是此人刚刚才进入秘境,就被人开膛破肚,杀他的人实力一定不简单!看来这一次的瑶池会,真是有些任重道远啊……”

想到这里,霍庆元不禁有些悚然心惊,脸色也都变得越发冷冽起来,忍不住又看了那具尸体一眼。

不知怎么回事,他从第一眼看到这个死人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的死状有些说不出的古怪,但具体哪里不对,却又一下子说不上来。

刚才无意一瞟之下,脑海之中却是突然灵光一闪,猛地想到是哪里不对了。

这个死人的左手,摆放的位置不对!

正常的死人,手脚都是自然放置在前方的,唯有这个金刚门的弟子,他死的时候,竟然还将他的左手死死地压在自己背后,姿势显得十分别扭。

“我倒要看看,你在搞什么鬼!”霍庆元的目光突然一凝,跨上两步,右足足尖一挑,将那人的尸体翻了过来。

“哈哈,原来如此!”死人蓦地一个翻身,左手腕上突有红光一闪,却是一枚火红色的储物手镯。

原来他刚才灵机一动,突然想道:“这个人都死了,还在拼命掩盖他的左手干什么呢?难道是他的左手之上有着什么古怪?”

此时,在将尸体翻身过来之后,霍庆元便一眼见到此人的左手手腕之上赫然戴着一个火红色的储物手镯。

原来,那个死人摆出那样一个姿势,就是为了掩盖这个储物手镯的存在。

霍庆元沉吟片刻,貌似还是抵挡不住诱惑,蓦地单手一伸,向着尸体上的红色手镯一抓而去。

突然,黑光一闪,一根细若牛毛的飞针,蓦地从尸体背后的一处乱石堆中激射而出,径自射向霍庆元的胸口。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面对突如其来的偷袭,霍庆元却像是早有所料似的,嘴角噙起一丝冷笑,突然一张口,吐出一枚青色的珠子。

珠子滴溜溜一转,挡在了霍庆元的身前。只听叮的一声响,飞针被青色珠子挡了下来。

“给我滚出来!”

霍庆元的脸上蓦地现出一抹狠色,骤然转身,右拳朝着东北角的那处乱石堆狠狠一轰!

砰的一声巨响,霍庆元的拳风有如狂涛怒卷,将方圆数丈的区域全都囊括进了其中,无数乱石激飞半空,宛如被一道狂飙炸起一般。

一声闷哼,一道全身裹在黑袍里的人影犹如离弦之箭一般从一个碎石堆之中飞射而出,二话不说就化作一道遁光潜逃而去。

只不过,此人刚刚起步就是一个趔趄,似乎刚才已经在霍庆元的威猛一击之中受了不轻的伤。

霍庆元冷哼一声正要追赶,突听噗的一声闷响,抬头一看,只见那道人影骤然身化模糊,竟然平地一个加速地向着远处激射而去,转眼就到了百余丈外,下一刻一个小黑点已经到了天边。

突然,他心中一动,原本已经跃起的身形蓦地顿了下来。

他眉头微皱,似乎在考虑什么事情,半晌之后忽然一声冷笑:“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笔账,留着以后跟你们慢慢再算!”

...

小孩子发烧39度怎么办
宝宝发烧39度小妙招
宝宝发烧吃什么好
友情链接